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一位蚌埠作家眼中的天长

2022-10-02 11:50:11 4586

摘要:天长有多长天长,安徽最东部的一个小城。只因参加蚌埠日报的一次研学活动,“天长”二字便在我的心头留下沉甸甸的幻想。除了名字的新奇之外,我想的最多的是:小城有多小,天长有多长? 于是我在动笔之前,在电脑上最先写出的几个字便是:天长、天长,天长有...

天长有多长

天长,安徽最东部的一个小城。只因参加蚌埠日报的一次研学活动,“天长”二字便在我的心头留下沉甸甸的幻想。除了名字的新奇之外,我想的最多的是:小城有多小,天长有多长? 于是我在动笔之前,在电脑上最先写出的几个字便是:天长、天长,天长有多长?

“天长是个小城。”大巴车刚下高速进入市区,一位家在天长的领导很谦逊地说了这么一句。而恰在其身边的我接口回了一句:小天长,东大门!

天长位居安徽最东部,但如果从地图上看,她似乎游离于安徽,更像属于江苏辖区,是安徽伸进江苏境内的一只脚或一只手。还有,管辖上讲,天长隶属滁州,但天长人说话却与滁州不在一个语系,滁州人不一定听得懂,倒与江苏扬州十分接近。但这些所有的相同与不同都改变不了天长是安徽的事实。这是历史。

说到历史,天长的历史远比我们口中的“大蚌埠”久远。虽然,这座城市的名称几经更迭,但天长却出生于一千多年前的唐朝。唐玄宗李隆基为纪念自己的生日将每年的八月五日定为千秋节,意为:千秋帝业。生日时一高兴,便 “割江都、六合。高邮三县地置千秋县”,后又改千秋节为天长节,寓意更加明显。由此,千秋县改为天长县,并进入史册!

天长、天长,地久天长!

对于一座城市的印象是从“第一印象”开始的。2017年5月12日夕阳西下时分,我走进了这座小城。站在安徽的东大门,我无法想象一千多年前的天长是什么模样,但此时此刻一种新鲜感却扑面而来。

大巴车进入城区后,一路向前,车子是向东还是向南,我判断不了,但笔直、清洁的双向车道告诉我,这条路很长、很漂亮!尤其让我感到欣喜的是,在长达30多分钟的行进中,我没有见到在路中央安置防止路人违章跨越的隔离铁栏,倒是有一条由花草搭起的景观架。这条木制的花架一路迤逦,像一条美丽的项链绵延向前,给人以赏心悦目之感!

交通隔离栅栏每个城市都有,但天长的栅栏却“低调”了许多,它很小、很矮,白白净净立在路边。别的城市多在1米高,甚至更高,而我看到的天长栅栏只有20公分,抬脚便过。当天晚上散步时,我发现了这一现象,并和同事开玩笑说:这么矮的栅栏充其量是个摆设,防君子不防小人啊!并特意用手机拍照,作为纪念。

天长、天长,文明见长!

天长的人口很少,市区人口还不到20万,与其他县级市城市人口动辄30、40万相比,天长只能算是小城了,但小城大气象!她是安徽省唯一连续10年综合经济十强县市!2014年--2016年连续三年跻身全国科学发展百强县!我们到达时,天长正在争创全国文明城市,而且前几次的测评中均名列前茅。这让我想到了蚌埠,在同样的起跑线上,希望两座城市能同时冲刺成功。

天长是一个外向程度较高的县级市,因地处中国最富裕的“长三角地区”,天长的民营经济尤其活跃!特别是电子仪表、电线电缆业更是行业龙头。一次在新疆召开全国性的仪表招标会上,一个酒店住的应标代表,竟然全是天长人!以至会议主办方感叹:早知会议是为天长人办的,不如到天长开了!

天长、天长,寸有所长!

之前我对天长的了解多是“文学”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当时的天长县以钱玉亮、王明义、许春樵为代表的一大批年轻作家在安徽文坛着实起了一些波澜,引起圈内人的注意。故有“天长文学现象”一说。而三年前,天长作家李伍伦精心编著的《抗大在龙岗》一书则让我认识到红色天长!

位居天长市北有一个古镇,名为龙岗。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水乡小镇,同时拥有两所抗大分校,即新四军的第八分校和第九分校。三年时间里,有包括陈毅、张云逸、邓子恢、罗炳辉、谭震林、粟裕、陈丕显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内的2000多名抗日精英在此学习、生活过。这样的辉煌,这样的历史,可以说在全国绝无仅有!

为了客观真实地再现了抗战期间抗大第八分校、第九分校在天长龙岗的历史,反映了抗大第八分校、第九分校在天长龙岗进行新四军干部教育的历史过程。李伍伦在创作过程中付出大量心血,遍访家乡曾为抗大八分校、九分校服务过的老人。但凡见到抗大老人发表回忆文章,他就“闻风而动”,上门求证。正是通过这样艰辛的努力,一段不完整的、模糊不清的历史被他一点点的梳理了出来,从而真实地还原了历史的本来面貌。从而使得天长,拥有了更加光荣的历史,更加灿烂的色彩!

天长、天长、红色天长!

研学过程中,我们有幸参观了天长市万寿镇汊河村和铜城镇铜北村这两个美丽乡村示范村。走马观花,在心里引发的震动却很大。按照:“一村一景、一村一韵”的要求和“四统一、一开放”的原则,这两个乡村的建设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对“美丽乡村”的固有印象。文化广场、农民大舞台、健身中心、图书阅览室、超市、浴场、公厕、垃圾中转站------可以说应有尽有,所谓乡村,和我们居住的城市小区毫无二致!

边走边看,我与一位正在带孙子玩耍的村民聊了几句。我说,铜北村离天长市区有多远?他说,和到盱眙差不多。那边就是盱眙,只有30公里。我又问,你家的房子是怎么盖的?他说,村里统一盖的,统一征地、统一规划、统一设计、统一管理。那钱呢?全是自己的?我再问。回答是:村里给每家补助20多万。好家伙!

写到这,我突然想到曾经接触过的几位天长人,几乎无一例外,他们在和你说到天长时,不会自谦,没有埋怨,流露出的是满满的自豪感。那种对家乡由衷的爱,充分体现着天长人的自信心和优越感!刘兴民副部长在讲课快要结束时就说了一句话,他说,这几年从天长提拔的干部有50多人,但这些升迁的人,没有一人在外地安家置业的。为什么?在他们心中,在哪儿都没有把家安在天长好!

天长、天长、幸福绵长!

天长有多长?

天长比天长!

备注:作者刘彬彬系蚌埠市作协副主席、蚌埠日报社副刊编辑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